魔都三连冠的一姐 当初是被“骗”进赛道的

亚太娱乐官网注册登录
亚太娱乐官网地址
栏目导航
魔都三连冠的一姐 当初是被“骗”进赛道的
浏览:187 发布日期:2020-12-19

  这两周,李芷萱的名字频繁在媒体上出现:11月29日,她在上海实现了自己的魔都马拉松国内女子组三连冠,也是唯一跑进2小时30分的国内女选手。

  一周后的12月6日,李芷萱又在厦门夺冠,并创造了今年国内半程马拉松的女子最佳成绩。

  很多人已经将她视作国内马拉松“一姐”。

  她却谦虚否认:“我还不是。”

  这位半路出家的马拉松女神,与这个位置还差多远?

  1、转折

  一张红头文件,让李芷萱的职业生涯改变了走向。

  在2017年前,李芷萱一直是属于内蒙古队的外训队员,跟随着上海体院的李国强团队。但内蒙古体工队却有意将她安排到其原教练的助教名下,希望她另起炉灶。

  这个安排,打乱了李芷萱原有的计划,让她对职业生涯的前景感到担忧。她对队伍表达了希望维持原状的想法,遭到了反对。

  队伍内部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遵从命令,否则只能对她以开除的形式进行处理。

  从体制内被开除,意味着李芷萱无法按照正常程序退役,也就意味着失去高达60、70万的退役费。

  但在抉择面前,她没有犹豫,毅然选择了离开。

  她心想,如果跟着新教练,也许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她都只能在队伍里“混”着,职业生涯可以一眼望到底。

  “60、70万和我一辈子相比,我知道孰轻孰重。”

  母亲劝她,让她在深思熟虑后再做决定。她则言简意赅地陈述了自己的想法,妈妈也不再说什么,支持她的决定。

  2018年4月,李芷萱回了一次内蒙古,和队里的领导进行了一番沟通后没有谈拢,就此提交退役报告,便没有再回头。

  确定离开内蒙古队后,她只用了半天的时间整理情绪。

  “(当时)躺在床上,想着这些钱就这么没了。”

  但很快,她就想好了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回家找一份工作,那个时候我都快研究生毕业了,最差最差的结果我就去做一名小学或中学体育老师,我想想也挺好的。”

  还好不算糟糕,李国强教练成为了她的后盾与依靠。

李芷萱与恩师李国强李芷萱与恩师李国强  

  当她回到团队继续训练后,上海体院竞校也对李芷萱施以援助,为她提供了3年的免费食宿。

  从2017年11月17日被内蒙古“开除”,李芷萱要等待为期3年的优先注册权,直到2020年11月17,她才能和其他队伍签约。

  在这3年内,她无法参加任何体制内的比赛,全国锦标赛、全国冠军赛都与她无缘,也不能得到任何体制内优待。

  从那一刻起,李芷萱成为了一个要自己养自己的职业选手。

  她想起了进内蒙古队的第一天。

  2007年9月27日,13岁的李芷萱由父亲陪伴着,从家乡——中俄边境城市之一的满洲里前往呼和浩特。

  不像大多数人会心潮起伏,李芷萱在那一天心情稳定,没有任何涟漪。“第一次离开家,挺开心的,妈妈再也不会盯着我了。”

  再后来她体会到了专业运动员的艰辛。

2019年上马赛场的李芷萱2019年上马赛场的李芷萱  

  李芷萱的长项是中长跑,这也是内蒙古队的传统优势项目,队伍里人才济济。刚进队时,她只能跟着大队员跑,跑着跑着,就被落下很远。

  “太累了,跑不动,上楼梯都累,父母就陪着我去医院检查,结果是我贫血,那段时间我就没练。”身体情况好转后,她才能上强度。

  李芷萱当运动员,是被“骗”去的。教练给她的父母画了一张大饼。

  “有教练到我们家说,‘你女儿以后肯定会像哪一个奥运会冠军那样’,我爸爸一想,真的吗,就让我去了。我妈妈也觉得我的成绩算中等,高考压力会很大,也支持我去练体育。”

  李芷萱承认自己不是那种从小就有鸿鹄之志的人,她坦言自己很少会设立目标,“进队后就觉得那些人好厉害,追不上也拉倒吧!没有太励志的想法。”

  她人生的第一个小目标是希望能达到一级健将,有资格去上大学。

  在1500米与5000两个项目中,李芷萱先后拿到了大大小小的冠军,但她却从来不放在心上,“拿到了大奖赛冠军,觉得没什么;拿到冠军赛冠军,也觉得没什么。”

  就在“没什么”中,她的成绩越来越好。

  李芷萱的目标是全运会冠军,但恰恰这个冠军,她至今还没拿到过。

  2013年全运会,她没进决赛;2017年全运会,她在赛前练得很好,却比得不好,“赛前调整有问题。”

  2、决断

  脱离内蒙古队、成为职业选手后,李芷萱要想跑,只剩下了一条路——在这3年里,她没法代表任何的省市协会,只能参加商业的马拉松比赛。

  但想在马拉松圈站住脚跟谈何容易,经受得住高强度的训练是最基本的条件。

  让李芷萱义无反顾地脱离体制3年的原因,恩师李国强是关键,是因为李芷萱对他的信任。

  这对师徒的相遇是意外的,“还是李老师在回忆时和我说的,说有一次我参加了一场越野比赛,他觉得我有潜力,就找我聊天,我当时就回了他几句。”后来,李芷萱成为了李国强的弟子。

  李芷萱的师妹李美珍说,“不是每一名运动员,都能扛得住李老师的训练计划。”

  李国强训练强度之高在圈内闻名遐迩,他的训练计划表中时常会写着——下堂课跑50公里。

  “这个男生可能都完不成,但李芷萱师姐就能完成,她完成得甚至比男生都好。这是令我最佩服她的地方。”

  李美珍记得,好几次,李芷萱都是用意志品质扛下来整堂训练课。

  “我跑长距离训练崩溃过很多次,跑不动了就不跑了,但李师姐会一直跑下来,有一次她在高原跑了50多公里后就直接躺在路边了。”

  当然,李芷萱也有“发脾气”的时候。

李芷萱在李国强教练的指导下训练李芷萱在李国强教练的指导下训练  

  她的记忆里有这样的一个场景,在训练达到体能与意志力的临界点时,李老师还会冲她喊,“跑得太慢了。”李芷萱只能通过言语来发泄自己的情绪,“我也冲他喊。”

  等她训练完,情绪冷静下来,李国强会找到她,不厌其烦地和她说道理,一直到说通,“我知道李老师是为我好的。”

  李芷萱对自己的训练要求甚高,跑到跟腱疼、跑到上坡跑不动时,她都会逼自己坚持,也会和自己较劲,“我会敲自己的腿,也会骂自己,‘腿长那么长一点用都没’。”

  由于今年的疫情困扰,上半年的马拉松比赛全都取消。没有比赛可以参加,李国强组只能将冬训计划延伸到春天,这对李芷萱和李美珍她们的心理无疑是一种考验。

  直到4月份的时候,李芷萱感觉自己的心理状态已经崩塌。她第一次向李国强请假,希望能回到家乡满洲里,让自己的心情得到放松。

  在放假的天数上,这对师徒“讨价还价”了许久,“我一开始是请一个月的假,李老师不同意,最后同意让我请10天的假。”

  回到家中后,李芷萱大多数时间选择卧床,没有走亲访友,更没有心思逛街,她只想利用这段时间缓解心灵的疲惫。

  她的脑海里回放了很多画面——她在漫长蜿蜒的公路上跑着,前方的目标物渐渐变大,轮廓渐渐清晰,她与终点的距离在逐渐缩短。

  李芷萱忆起,李老师曾带他和师兄妹赴约一位企业老板的晚宴。老板是马拉松爱好者。

  那个晚上,听老板在饭桌上谈人生百态、商场经验,李芷萱感觉自己受益不浅、如沐春风。

  老板的一句话打动了李芷萱,“他说跑马拉松这么困难的事情都做了,做其他事情也都能坚持下去的。”

  躺在家中的床上适时地想起这句话,李芷萱似是顿悟了,赶紧起身订了回云南的机票。结果,原本10天的假期,李芷萱只用了5天就重新返回了高原基地。

  3、奥运

  暂时脱离了体制,李芷萱需要面临一个现实的问题,她需要靠比赛来赚取奖金,这是所有职业选手都赖以生存的铁律。

  在接受新浪体育采访时,她丝毫不避讳这一点,“我就是要靠奖金来养活自己。”

  去年一年,李芷萱参加了6场马拉松比赛,战绩不俗。

李芷萱商业比赛取得名次获得奖金李芷萱商业比赛取得名次获得奖金 

  她不仅在上海马拉松实现了国内女子组的两连冠,还在名古屋马拉松跑出了个人最佳成绩——2小时26分15秒。

  这个成绩也是迄今为止,国内现役女选手的最佳成绩。

  靠6站比赛,李芷萱本能拿到30多万的奖金,但只到手了20多万,还有10万的奖金杳无音讯。

  “有比赛都过了1年多了还没发给我奖金,组委会可能都没了。”

  她吃了“亏”,不过心态却没受影响,“我还挺满意拿到手的这些奖金数额,起码我吃住都不用担心。”

  除了赚取比赛奖金,李芷萱还与易居马拉松俱乐部签了约,“易居的丁祖昱老板给了我很多帮助。”

易居老板丁祖昱(中)与李芷萱(右一)易居老板丁祖昱(中)与李芷萱(右一) 

  像刘翔以前自己赚钱都会想着孙海平一样,李芷萱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也都会记着恩师李国强,他们曾共同与斯凯奇等品牌签约。

  李芷萱此前的几段恋情都无疾而终。一方面有她专注训练、无暇陪伴男友的原因,也有她对爱情并不看重的因素。

  “我的精力10分满分的话,8分我会分给训练,2分会分给感情。”

  前男友曾抱怨她约会不化妆,更不会在烈日下撑伞保护肤质,李芷萱却觉得这些并不重要。

  她感觉自己说话耿直,不会绕弯子,常会得罪人。但这两年,她会在看到师弟师妹们训练时感慨岁月溜得太快,生怕哪天自己就到了要退役的时间。

  这个想法让她的性格稍微柔和了一点,说话也随之委婉了一点,她对自己的这个改变感到庆幸。

  同时,她也开始懂得保养。在丽江集训时,她和师妹李美珍成为了室友。李美珍的名字恰如其分,人美,也爱美。

  受到了耳濡目染的影响,李芷萱在今年也开始买化妆品,“以前我买口红是为了签字按手印;现在,我岁数大了,也该注意一下形象了。”

李芷萱李美珍同队友们在高原训练李芷萱李美珍同队友们在高原训练  

  在李美珍的心中,师姐并不“毒舌”,“她说话很逗。在生活上,跟我妈妈一样,很会照顾人,虽然很唠叨。我丢三落四,或者不懂的事情,她都会教我,叨叨我。训练偷懒也会叨叨我,但我知道她心眼好。”

  虽然才学会爱美,但李芷萱对自己的长相其实还是颇有自信的,她最满意自己的地方是鼻子,“特别挺。”

  最不满意的地方是颧骨,“我这里有点凸,太瘦了,胖一点就好了。”她补充一句,“没准我还是潜力股。”

  教练李国强觉得女孩子还是要有个牵挂,在训练之外,也会帮她物色男朋友。

  李芷萱笑着说:“李老师觉得我年纪差不多了,应该要找男朋友了。”

  不过她觉得这都是缘分,要等。

  她从没想过要跑到何时。对李芷萱而言,明年肯定是关键的一年,她有希望参加奥运会选拔赛,有希望能够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

  就像那个时候到她家“哄骗”她走上跑道的那个教练说的那样。

  奥运会的马拉松赛场在北海道,一想到这个,李芷萱就会对母亲说:“妈妈,我以前从来没想到我距离奥运会会只有这点距离,原来我也有机会可以够着的。”

  (董正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