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抚市场恐慌情绪,美联储表态延续宽松货币政策,有利于中国吸引资金

亚太娱乐官网注册登录
亚太娱乐官网地址
栏目导航
安抚市场恐慌情绪,美联储表态延续宽松货币政策,有利于中国吸引资金
浏览:121 发布日期:2021-01-23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美东时间1月14日表示,“现在不是讨论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的时候”,并承诺在美联储开始讨论缩减大规模购债计划之前,会提前发出大量通知。

随着2012年10年期美债收益率快速向上突破1%,市场出现对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的恐慌。去年12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纪要中“taper(缩减)”一词的提出,仿佛预示着宽松政策的退出已箭在弦上,但鲍威尔的发言给市场下了颗“定心丸”。

私募基金中汇润生首席特约研究员吴昊长期研究美联储政策,他1月1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美国长端利率与汇率双抬升是一个标志性信号,可能意味着疫情进入尾声,美国经济开启快速复苏,但并不能完全证明美元正常化会立刻到来。

“此次讲话,明确给出QE退出路线图,吸取2013年和2015年利率正常化退出的负面影响导致市场震荡的教训。”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美联储继续保持货币宽松

在鲍威尔讲话前夕,美国亚特兰大等地方联储开始讨论升息的可能性和时间点。而之前多位FOMC委员预测,2021年大概率要提高利率。

据悉,FOMC是美国联邦储备体系制定利率及信贷政策的机构。FOMC委员们预期2021年会加息,主要是因为美国经济复苏比预期强。他们认为潜在的经济活动势头可能要比想象的更强劲。一旦在最大化就业和物价稳定的双重目标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就可以逐步减少购债规模。这也是鲍维尔就任美联储主席后,FOMC会议纪要中首次出现购债规模缩减。

红塔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1月12日在专栏文章《美元已经见底》中指出,参考2013年的经验,FOMC确实是在向市场传递货币政策收紧时点渐进的信号。此外,经济确定性的修复和通胀预期升温,让美联储开始向市场传递货币政策将渐进收紧的信号。

在市场观望情绪浓厚之际,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明确表示,美联储远没有考虑退出超宽松的货币政策。鲍威尔称,投资者对央行撤除经济支持的预期“非常敏感”,因此“除非通胀或其他方面的失衡出现了威胁到实现我们通胀和就业这两大使命的迹象”,否则美联储将不会加息。这意味着,只要通胀保持低位,美联储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都将继续保持货币宽松。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胡捷1月1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去年美联储开启无限量化宽松的直接原因是防止金融机构发生危机,“量化宽松相比财政政策的好处在于能直接向金融机构提供流动性,让金融机构受到的冲击被减缓甚至完全消除。目前来看,这一目的显然是达到了,接下来美联储采取了观望的态度。”

“下一步若是继续宽松,其边际效应会下降,而且存在‘退出’对金融市场扰动的风险,所以可能当前最好的选择就是维持常态,即先推动经济复苏,等经济复苏之后,然后再缓慢的进行正常化。”中国银行(601988,股吧)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向时代财经分析。

至于政策转向的时机,鲍威尔称,“现在还不是讨论退出的时候,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得到的一个教训是,不要过早撤除对经济的支持。以及,不要总是谈论政策退出……因为市场在倾听。到了加息的时候,我们肯定就会行动,而那个时候不会很快到来(no time soon)。”王有鑫预估,“最起码到明年下半年有可能才会真正讨论或考虑退出量化宽松的问题。”

纾困计划刺激消费,但财政负担加剧

美国劳工部1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9日的一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环比增加18.1万至96.5万,升至2020年8月以来的最高值。

本轮量化宽松并没有对失业率的下降做出较大贡献。相关数据表明,由于财政救助,美国个人总收入和储蓄存款的增速反而高于疫情前。北京时间1月15日早上,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正式介绍其1.9万亿美元纾困计划。

据悉,拜登的经济刺激计划关键要素包括:1400美元救济支票,将去年12月9000亿美元法案中的600美元救济补齐至2000美元;增加联邦失业补贴至400美元/周,延续至九月底;增加联邦最低时薪至15美元;将驱逐和丧失抵押品赎回权的暂停期限延长至9月底;拨款3500亿美元用于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援助;拨款1700亿美元用于K-12学校和高等教育机构;拨款500亿美元用于新冠病毒检测;拨款200亿美元用于国家疫苗方案,将与州、地方和部落合作;使儿童税收抵免额在当年可以全额退还,并将抵免额提高到每个孩子3000美元(6岁以下儿童为3600美元)。

王有鑫分析,“拜登新一轮刺激方案中给劳动者发放的1400美元救济支票,加上此前600美元的救济,合计2000美元的救济可能比劳动者在经济常态化下获得的收入都高。美国消费占GDP70%,2000美元救济对于稳定美国的消费市场大有裨益,部分资金也将流向股市,继续支撑美股稳定。”

胡捷对民主党如此“出手阔绰”并不感到意外。胡捷介绍,1月6日以前,民主党和共和党一直就第二轮救助的问题进行讨论,民主党计划推3.4万亿美元,共和党稍偏保守,在1万亿美元以下。“最后为了尽快推出,达成了目前1.9万亿的折中方案。”

在胡捷看来,连续两轮的救助计划,一方面,维持了美国大部分中小企业的生存,同时也保证了很多家庭生活的平稳过渡;但另一面,潜在的通胀压力以及对政府财政造成比较大的负担。“为了开源,美国会持续发债,造成债务余额急速上升,另外目前种种迹象表明,民主党如果顺利当政,有可能会撤销特朗普任期内大幅度的企业减税。”

但在王有鑫看来,拜登加税计划预计将面临更大的阻力,美国经济现在并不支撑他在年内推出加税举措。

有利于中国吸引资金

由于美国经济以及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特殊性,全球央行都较为关注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外溢效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汇专家对时代财经表示,鲍威尔向市场提供了一个前瞻性指引,给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这表明美元流动性依然会较为充裕,利率将会维持在低位,资产收益率也会较低。“这对于我国资本市场开放是有利的,我国货币政策维持正常,资产收益率较高,有利于吸引资金投资于境内金融市场。”

胡捷对时代财经分析,当前中美货币之间的汇率变动主要是由于美元走弱造成,而不是由于人民币走强造成。美元相对于全世界的主流货币在贬值,而且贬值的幅度跟它对于中国人民币的贬值幅度是相当的,因此其他货币相对于美元在升值。“接下来美联储预期不再进一步量化宽松,美元继续走弱的可能性虽然存在,但是也不会像此前那么夸张。”

李奇霖认为近期美元指数止跌企稳,是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边际变化在外汇市场上的体现,美元指数的短期底部已经出现。

中国对外开放程度逐渐加深,美国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是否间接给国内带来“输入性通胀”?对此,吴昊认为,全球商品价格上升周期对输入型通胀的影响是客观存在的,但影响比较有限。中国提出了“双循环”战略,加强宏观调控,政策重心转向调结构、防风险。“矛盾点会积聚在2021年中国经济的周期性快速攀升与信用之间,继续逆周期监管,还是顺周期,有待观察。”

至于货币政策方面,胡捷称,全球任何一个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的时候,主要根据国内的经济状况。当然国内经济状况受外贸以及直接投资的影响,也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但影响程度有限。

对此王有鑫也表示认同,他认为,中美之间货币政策分化还将持续。“中国没有大规模的采取跟随美国货币政策进行‘大水漫灌’或是扩大资产负债表,而是采取结构化的工具。”